歡迎訪問青海公司律師網,我們有專業律師團隊為您服務! 服務熱線:0971-6253773 / 18997176807
青海致琨律師事務所
您的位置:首頁 > 兼并及收購

與股權繼承有關的10個重要法律問題實務指引(2015)|

青海公司律師網  發布于:  2015-07-20 15:28:17    瀏覽:1434 次

內容摘要:司法實踐中,一人公司人格否認案例不斷出現,關于《公司法》第20條第3款和第63條的法律適用問題以及第63條在適用過程中所涉及到的認定標準問題愈加凸顯。筆者通過對檢索案例的分析歸納,結合律師工作中的相關經驗,認為從體系解釋以及立法目的來看,一人公司人格否認的認定亦可援用《公司法》第20條第3款的規定。同時,對于《公司法》第63條的適用中所涉及的當事人出庭對法院認定人格否認的影響、“財產獨立”的認定標準以及原告是否承擔初步的證明責任等幾個問題進行了探討。


關鍵詞:公司綜合類業務;一人公司;人格否認;法律適用;認定標準


隨著2014年新《公司法》對一人公司注冊資本最低限額的取消,一人公司的數量如同雨后春筍般飆升,一人公司的身影在民商事案件中愈發頻繁出現。很多作為債務人的一人公司會發現,自己當初設立一人公司、減小經營風險的初衷可能會難以實現:因為債權人往往會主張否認一人公司的獨立人格。同時,債權人面對作為一人公司的債務人也是百感交集:一方面選擇否認債務人作為一人公司的獨立人格、向股東追索債務增加了自己受償的幾率,另一方面,自己的主張能否獲得法官的支持又存在著或然性。


可以說,一人公司的人格否認問題事關至巨,但是,我國關于一人公司人格否認制度的法律規定和司法實踐卻是差強人意,無論從債權人還是債務人角度都難以從現行立法和司法實踐中尋找到確定的指引。為解決當事人、律師在一人公司人格否認制度適用中存在的困惑,筆者在律商網中以“一人有限責任公司”和“人格否認”為關鍵詞進行了案例檢索,共檢索到12個案例。結合本人多年司法實踐經驗,以及對這些案例進行立法、司法實踐和法理的多維度分析、力求厘清一人公司人格否認制度在司法實踐中的一些問題,與司法實踐工作者以及一人公司及其債權人進行分享。


一、一人公司人格否認制度概述


想要準確地了解一項法律制度,通常需要對其制度含義及立法目的進行考察。本文對一人公司人格否認制度的探討,也將從其制度含義與單獨設置一人公司人格否認制度的立法目的兩方面展開。


(一)一人公司人格否認制度的含義

公司人格否認制度又稱“刺破公司的面紗”或“揭開公司面紗”,指為阻止公司獨立法人人格的濫用和保護公司債權人利益及社會公共利益,就具體法律關系中的特定事實,否認公司與其背后的股東各自獨立的人格及股東的有限責任,責令公司的股東(包括自然人股東和法人股東)對公司的債權或公共利益直接負責,以實現公平、正義目標之要求而設置的一項法律措施。


一人公司人格否認制度就是對股東為一個自然人或一個法人的公司的人格進行否認的制度。


(二)單獨設置一人公司人格否認制度的立法考量

我國新《公司法》第63條[1]是對一人公司人格否認制度的直接表述:“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不能證明公司財產獨立于股東自己財產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縱觀世界其他國家的立法,“法人人格否認在各國公司法上都體現為一項司法判例規則或一項公司法理”[2],只有我國對法人人格否認制度開啟了立法的先河。我國2005年修正《公司法》時,在總則第20條中確認了公司人格否認制度,值得關注的是,2014年新修訂的《公司法》第二章第三節第63條又對一人公司的人格否認制度做出了單獨的規定。筆者認為,我國《公司法》單獨為一人有限責任公司設置法律規范主要原因如下:


1、一人公司資本實力不足

雖然公司股東的數目與公司資本的多寡并不具有必然的聯系,但不可否認的是,資本較少或僅愿意投入較少資本的股東往往是設立一人有限責任公司這種公司形式的青睞者,因此,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資本往往少于非一人公司。


2、一人公司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程度弱

非一人有限責任公司往往通過設立股東會、董事會、監事會的形式對公司進行管理,公司的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得較為徹底,單一股東難以憑個人意志對公司的資本進行控制。一人公司股東往往身兼數職,集股東、董事身份于一體,其控制公司資產挪作己用如同探囊取物,其行為容易損害公司債權人的利益。


3、法律對于一人公司的強制性監管弱

在我國,從有限公司到發起設立的股份公司,再到募集設立的股份公司和上市公司,法律規定的強制性呈階梯式的上升狀態,[3]相對于股份有限責任公司的規范的公司治理結構、嚴格的程序規定,一人公司的管理和運行顯得較為松散和無序:混亂的財務制度、無書面記錄的股東決議都可能危害到公司的獨立人格。


二、一人公司人格否認制度在適用中存在的問題


《公司法》第20條第3款規定: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公司法》第63條規定: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不能證明公司財產獨立于股東自己的財產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兩個法條都針對公司人格否認做出了規定。在一人公司的場合,司法實踐對該兩個法條的適用存在下述的問題,包括一人公司是否適用第20條第3款的規定、當事人出庭與否對連帶責任認定的影響、認定財產獨立的標準、是否要求原告承擔初步的證明責任等。本文將通過對檢索案例的統計與分析,對實踐中上述問題的處理方式進行說明。


(一)是否排除適用第20條第3款的司法實踐不統一

在筆者檢索到的12個關于一人有限責任公司人格否認的案例中,上海市青浦區人民法院在上海A廣告有限公司訴上海B廣告有限公司、盛某企業承包經營合同糾紛一案中,法院判決認為盡管第63條另有特殊規定,但是如果滿足第20條第3款的規定,也可以據第20條第3款判定人格否認,即第63條的存在并不排除第20條第3款在一人有限責任公司人格否認判定上的適用。判決內容指出:“其適用必須同時具備以下三項要件:一、股東實施了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的行為;二、逃避債務;三、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公司債權人應對股東濫用公司獨立法人人格和股東有限責任承擔初步的舉證責任......同時,根據《公司法》的規定,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不能證明公司財產獨立于股東自己的財產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在湖南省BT冶煉廠訴ML鋁業有限公司、鐘F合同糾紛再審案中則直接對第20條第3款的構成要件進行了考量。[4]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在上海ZJ餐飲有限公司、JY餐飲有限公司、王J訴上海YS實業有限公司房屋租賃合同糾紛上訴一案中認為:“根據公司法的相關規定,王J應就ZJ公司財產獨立于其個人財產承擔舉證責任。鑒于原審時ZJ公司、王J一方在舉證期限內未提供能切實、準確反映ZJ公司實際財務狀況的相關證據,原審法院基于ZJ公司存在股東王J及其配偶違規代付款項的情況,結合王J控制的關聯公司與ZJ公司在經營業務范圍及人事上均存在混同的情形等因素,認定王J提供的證據不足以證明ZJ公司財產獨立于其個人財產,并由此判令王J對ZJ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該處理并無不當,本院予以認同。”[5]該案判決同樣既考慮了第20條第3款的構成要件又考慮了第63條的構成要件,只是本案中法院已經認定其構成“財產混同”,而只要符合第20條第3款或第63條其中一條即可構成人格否認,故本案判決未就第20條第3款的構成要件是否滿足進一步考察。


而其他的9個案例中法院均未提及第20條第3款的規定,直接適用了第63條的規定,一旦被訴的一人公司股東能夠證明財產獨立,法院即徑直判定不構成人格之否認,而不論該一人公司是否滿足第20條第3款的規定。

 

(二)當事人是否出庭對法院認定人格否認的影響不一致

在寧波東錢湖旅游度假區HT織造有限公司訴寧波市鄞州WW服飾有限公司、詹GR、寧波市鄞州SS服飾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中,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人民法院認定:“詹GR既未舉證,更未到庭應訴,而是消極逃避,被告詹GR應依法對WW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與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人民法院的認定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上海市閔行區人民法院在上海A企業發展有限公司訴上海B大酒店有限公司、林A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中作出的判決:“當事人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參加訴訟,應視為其放棄相應的抗辯權利,但不能由此而簡單地推定林A放棄了舉證及抗辯權利,就說明其認可公司財產與個人財產混同,個人應連帶承擔公司的債務。”


(三)認定“財產獨立”的標準不統一

法院在司法實踐中關于如何認定“財產獨立”,并無一個統一的可供參考的判斷標準,股東為了證明不存在財產混同,通常會提供諸如《審計報告》、公司財務賬冊等相關材料予以佐證,對于這些材料的審查及證明效力,不同法院仍有不同的把握。


1、《審計報告》能否證明財產獨立不統一

洛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判決中認為:“根據河南KY聯合會計師事務所于2008年6月19日和2009年5月13日對被告YR商貿2007年度和2008年度的財務會計報告所作的審計報告書,應可以認定該公司的財產與股東M的個人財產并不存在混同。”[6]可見其認為《審計報告》就足以認定財產的獨立。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在北京XSX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李H訴黃XY合作合同糾紛上訴案中認為:“李H認為《年度審計報告》就可以證明財產沒有混同,不能成立。一方面,該《年度審計報告》(僅有2007年和2008年)和XSX公司之前提供的2006年到2008年的《流水賬》內容不一致,與在工商機關備案的《內資企業法人年檢報告書》內容不一致,因此其內容的真實性存在質疑。另一方面:上述所有證據均不能顯示XSX公司與李H之間財產獨立。” [7]在該判決中,法院表達了這樣的判斷標準:即使不考慮《年度審計報告》中存在的瑕疵,單獨的《審計報告》也不足以證明財產獨立。


2、財務賬冊一般能夠證明財產獨立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在上海DYW百貨禮品有限公司訴董M股東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責任糾紛上訴一案中作出的判決顯示:“被告提供的財務賬冊雖然在內容上不夠健全、完整,形式上欠缺規范性,但唯一股東董M對財務賬冊作出了合理的說明,能夠證明公司財產獨立。”[8]根據該判決,財務賬冊只要健全、完整,即可以證明財產的獨立。同樣的判決還體現在上海市青浦區人民法院的判決中:“公司財務賬冊較為完整的記錄了在其成為一人公司股東期間公司與個人賬目往來情況,并不存在股東與公司資金混同、財務不作清晰區分等財產混同情況”;“從2006年底到2008年底的資產負債表、利潤分配表和其他會計報表也顯示出,公司有主要營業收入且處于正常經營狀態,雖有負債但尚有清償債務的可能,不構成嚴重損害債權人利益的情形。”[9]


(四)原告是否承擔初步的證明責任要求不統一

吳江市GE化工有限公司訴紹興市JH有限公司、H買賣合同糾紛上訴案中,浙江省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原告負有初步證明公司形骸化的責任;[10]


上海A廣告有限公司訴上海B廣告有限公司、盛某企業承包經營合同糾紛一案中,上海市青浦區人民法院認定:“公司債權人應對股東濫用公司獨立法人人格和股東有限責任承擔初步的舉證責任。[11]


 

其他的10個案例中,法院都未要求原告承擔初步的證明責任,而是徑直要求被告承擔舉證責任。

 

三、一人公司人格否認制度的司法適用探析


一人公司人格否認制度事關公司法的根本,但法律對于一人公司人格否認制度的規定失之詳盡,司法實踐中對于涉及到該制度的判決也是千差萬別,未來公司立法必對此制度進一步明確。但筆者認為,在立法未做細化規定之前,我們有必要在現行法律規定和法學理論框架內,對該制度作出合理的、統一的適用解釋。

 

(一)一人公司人格否認判定亦可援用第20條第3款的規定

在筆者檢索到的12個案例中,只有上海A廣告有限公司訴上海B廣告有限公司、盛某企業承包經營合同糾紛一案、上海ZJ餐飲有限公司、JY餐飲有限公司、王J訴上海YS實業有限公司房屋租賃合同糾紛上訴一案和湖南省BT冶煉廠訴ML鋁業有限公司、鐘F合同糾紛再審案中法院對第20條第3款的構成要件是否滿足進行了審查,其他的9個案例中,法院都直接適用了第63條的規定,即僅審查股東能否就自己財產獨立于公司財產負舉證責任,只要能夠證明財產獨立,就不再考慮是否存在第20條第3款規定的情形,而直接認定不構成人格否認。


筆者認為,一人有限責任公司人格否認的審查,除了當然地可以援用第63條的規定外,在一人公司的股東能夠證明其財產獨立的情況下,還應審查其是否構成第20條第3款的規定。也即,一人公司股東財產與公司財產混同情形下,優先適用第 63條之規定,并實行舉證責任倒置。在一人公司股東濫用公司人格,如業務混同、組織機構混同,股東對公司的不正當控制等情形仍然適用第 20 條第 3 款,實行“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理由如下:


1、從體系解釋的角度,應適用第20條第3款的規定

《公司法》第20條處于總則的地位,總則的規定原則上應涵攝分則的內容。即《公司法》第20條第3款可以適用于《公司法》范疇內的所有類型的公司,一人公司作為有限責任公司的一種類型,當然也可以適用第20條第3款的規定。


2、僅適用第63條不符合立法目的

我國《公司法》雖然承認一人公司是我國公司的法定類型,但是立法者明顯對其抱有不信任的態度。《公司法》不但為一人公司設定了單獨的一章規范,更在規范中對一人公司施加了諸多限制,如第58條規定:“自然人只能投資設立一個一人有限責任公司。該一人有限責任公司不能投資設立新的一人有限責任公司。”實踐當中,一人有限責任公司人格被否認的概率也遠高于非一人有限責任公司。但是第63條僅規定了一種否認一人公司獨立人格的情形,即公司與股東財產混同。如果一人有限責任公司人格否認制度只能適用第63條的規定,僅在財產混同的情況下才否認其獨立人格,與嚴格約束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立法思路不符。

 

(二)當事人是否出庭不應是判定人格否認的決定性標準

筆者認為,被告是一人公司的股東的情景中,不應因其未出庭就認定其對一人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民事訴訟法》第130條規定:“被告經人民法院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的,可以缺席判決。”因此,按照法律的規定,被告股東拒不出庭的僅喪失庭審過程中本應由其享有的權利。被告股東拒不出庭不能當然地推定其存在《公司法》第63條或第20條第3款的情形,因此,是否否認公司人格應綜合考量原被告雙方已經提交的證據,而不能僅因被告未出庭就作出單方有利于原告的判決。


(三)認定一人公司“財產獨立”標準應該統一

筆者認為,一人公司的股東除應提供企業法人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證、資質證書等證明公司客觀情況的工商登記與備案資料證據外,還應提供財務賬冊、連續三年的財務會計報告。企業法人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證、資質證書等原則上僅能證明公司的客觀存續,但無法單獨證明公司的財產獨立于股東的財產。財務賬冊是記載財產情況的客觀證據,運用財務記賬的基本原則對財務賬冊中記載的事項進行質證可以真實的反應出公司財產的流動,從而分析出公司財產是否真正獨立;而財務會計報告的編制是公司法對一人有限責任公司的法定要求,因而,一個獨立的公司應該備置連續的、第三方出具的財務會計報告,是否能夠出具至少連續三年的財務會計報告是一人公司是否獨立的重要判斷因素。


(四)原告應對人格混同承擔初步的證明責任

首先,公司人格獨立是公司法的基石,人格否認是公司法的例外。原告主張否認公司人格應該具備一定的證據,不能僅為了實現自己的債權就恣意否認公司的獨立人格;


其次,原告在與被告發生爭議時一定有合同等往來,其應該能夠提供否認一人公司獨立人格的初步證據;


再次,原告對一人公司人格混同的情形承擔初步的證明責任有利于法院查清事實,也符合“誰主張誰舉證”的基本訴訟法理。而且原告僅承擔初步的證明責任,也不并不違背《公司法》第63條對舉證責任的分配。


綜上所述,一人公司人格否認制度事關公司法的根本,一人公司的人格否認同樣應該嚴格遵循法律規定,不能因為被告是一人公司就肆意的否認其獨立人格,也不能各個法院各自為政,對同一類型的案件作出不同的判決。未來我國的《公司法》應該借鑒其他法域的先進經驗,完善立法,但是在新的立法出臺之前,我們應當以司法實踐為分析對象,以法律規定為前提,作出統一的、符合法理和邏輯的解釋。



 


[1]本文所引用的《公司法》條文皆按照201431日生效的新法。

[2]李建偉,《公司人格否認規則在一人公司的適用——以公司法第64條為中心》[J],求是學刊,2009年第02期,P74

[3]李建偉,《公司制度,公司治理與公司管理》[M],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5月版,P376

[4]上訴人ML鋁業有限公司系由鐘F作為自然人獨資開辦的一人有限責任公司,在辦理工商登記注冊時,鐘F已經一次足額繳納公司章程規定注冊資本的出資額,依法應以其認繳的出資額為限對公司承擔責任。在本案審理中,尚無證據證明股東鐘F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存在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行為。

[5]律商網:案例:判決文書 - 上海ZJ餐飲有限公司、JY餐飲有限公司、王J訴上海YS實業有限公司房屋租賃合同糾紛上訴一案 https://hk.lexiscn.com/law/content_case_analysis.php?case_id=1108363&keyword=5qC55o2u5YWs5Y%2B45rOV55qE55u45YWz6KeE5a6a77yM546LSuW6lOWwseato%2BS9s%2BWFrOWPuOi0ouS6p%2BeLrOeri%2B=0

[6]律商網:案例:判決文書 - Q訴竇建營、李HP、洛陽YR商貿有限公司等民間借貸糾紛上訴案

http://hk.lexiscn.com/law/content_case_analysis.php?case_id=270652&keyword=6JCl5ram5ZWG6LS4LOWVhui0uCzokKXmtqY%3D&t_kw=6JCl5ram5ZWG6LS4LOWVhui0uCzokKXmtqY%3D&eng=0

[7]律商網:案例:判決文書 - 北京XSX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李H訴黃XY合作合同糾紛上訴案

http://hk.lexiscn.com/law/content_case_analysis.php?case_id=225244&keyword=5YyX5Lqs5Zac5bCa5Zac5paH5mnY4s5Zac&eng=0

[8]律商網:案例:判決文書 - 上海DYW百貨禮品有限公司訴董M股東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責任糾紛上訴一案https://hk.lexiscn.com/law/content_case_analysis.php?case_id=1082418&keyword=56ys5LiA5bGLLOWxiyzkuIAs56ys&t_kw=56ys5LiA5bGLLOWxiyzkuIAs56ys&eng=0

[9]律商網:案例:判決文書 - 上海A廣告有限公司訴上海B廣告有限公司、盛某企業承包經營合同糾紛一案

http://hk.lexiscn.com/law/content_case_analysis.php?case_id=842821&keyword=5YWs5Y%2B46LSi5Yqh6LSm5YaM6L6D5Li65a6M5pW055qE6K6w5b2V5LqG5Zyo5YW25oiQ5Li65LiA5Lq65YWs5Y%2B46IKh5Lic5p=0

[10]律商網:案例:判決文書 - 吳江市GE精細化工有限公司訴紹興市JH紡織品有限公司、黃JL買賣合同糾紛上訴案 https://hk.lexiscn.com/law/content_case_analysis.php?case_id=1232967&keyword=5ZC05rGf5biC5oSf5oGp57K%2B57uG5YyW5bel5pyJ6ZmQ5YWs5Y%2B46K%2BJ57uN5YW05biC6IGa6bi%2F57q657uH5ZOBLOe6u=0

[11]律商網:案例:判決文書 - 上海A廣告有限公司訴上海B廣告有限公司、盛某企業承包經營合同糾紛一案

免费全天幸运飞艇计划 新绛县| 孝昌县| 永善县| 堆龙德庆县| 徐水县| 通化市| 富顺县| 东丰县| 澄城县| 沛县| 保康县| 邵东县| 新龙县| 德阳市| 鞍山市| 永修县| 铜山县| 博爱县| 思茅市| 河间市| 伽师县| 于都县| 彰化市| 泰顺县| 寿宁县| 视频| 莆田市| 盱眙县| 长兴县| 上饶县| 会同县| 张家界市| 连州市| 深水埗区| 石林| 翁源县| 玛纳斯县| 罗源县| 泾阳县| 峨边| 如东县| 武穴市| 噶尔县| 太谷县| 洛宁县| 长岛县| 新和县| 高雄县| 揭阳市| 皮山县| 黔江区| 北安市| 康乐县| 平昌县| 太和县| 牡丹江市| 嘉鱼县| 盐城市| 白朗县| 曲水县| 井冈山市| 广德县| 天等县| 韶关市| 浦江县| 河源市| 永平县| 监利县| 门头沟区| 保康县| 博罗县| 古浪县| 龙陵县| 福建省| 隆安县| 青阳县| 崇阳县| 依兰县| 海南省| 桐梓县| 会同县| 宁夏| 长武县| 绿春县| 尚志市| 景宁| 确山县| 衡水市| 团风县| 扎囊县| 台江县| 阜城县| 威信县| 马尔康县| 神池县| 福海县| 大冶市| 祁连县| 南岸区| 百色市| 昭觉县| 临汾市| 龙川县| 罗山县| 黄石市| 会同县| 乌海市| 宁陵县| 调兵山市| 嘉义县| 都江堰市| 盖州市| 电白县| 炎陵县| 华阴市| 澄迈县| 巨野县| 灵武市| 永靖县| 克拉玛依市| 深水埗区| 台北县| 闸北区| 大邑县| 成安县| 栾城县| 祁东县| 长泰县| 沙湾县| 贵州省| 团风县| 临城县| 壤塘县| 长乐市| 吕梁市| 厦门市| 蚌埠市|